废人X.

Forever just for my rose.

上瘾.(二)

C3.
在大厂的日子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训练如火如荼倒也充实,不留一秒给他胡思乱想的空隙。justin一边慰籍自己久违谋面那点突然窜高情愫不过也是昙花一现,来了又匆去,一边用高强度的训练和每天都淋漓的汗水来模糊对程潇的怦然。对,只是羡仰罢了,他痛苦地催眠自己。16岁的年纪,遇到让自己疯狂的人,却不能拥有。他恨透了尘世。


他还是会不可避免地遇到程潇,她总是那样一丝不苟毫不吝啬地将自己认真起来的昳丽绽放给所有心猿意马的人看。微微蹙起的秀眉和偶尔嘟起的布丁般粉嫩饱满的唇,一双星眸炯炯,还是那样令人心甘情愿拜倒裙下。justin像饕餮那样食不够她的甜腻,她的每一处都良辰美景,她的每一眼都千灯乍起。justin餍足又安心,毕竟零稀见面或许能一点点磨灭他肆虐的感情,将它封箱埋葬,然后慢慢遗忘。因为她遥不可及。


但命运喜弄人。这点justin虽早已深谙且习惯伤痕累累,可当看见合作舞台最后打开门的倩影他心头还是不免狠狠一坠。尽管他不想承认他心底的雀跃也油然而生。一想可能会有身体接触,他又恐惧又躁动。恐惧于再次又沉沦她一颦一笑,躁动于程潇和他对视、接触等等的一切莫名其妙。


C4.
程潇对于justin的印象模糊又有些深刻,她也会偶尔想起当初那个看到她呆呆愣愣面红耳赤的乖小孩,那样单纯又懵懂,尚未被这个烟云弥漫的圈子污浊,干净得一尘不染,最简单没经过一层层包装的样子也让她突然心头一动,心底默默看好这个小孩,希望他这个可爱兮兮的样子不要变。


可再次看到他,还是失望。小孩眼底的确不再清澈,虽然还是迷人,但已经不再单纯了,终究是被乌烟瘴气耳濡目染,终究也变得世故了。程潇心下叹气,又感叹逐梦人的不易。


合作舞台通过监控看到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确实是意想不到,心里竟是几分难以抑制的期许。不知何起,心里也疑惑。


小孩竞选c位的时候,一个假摔,一个捧脸,脸上是泛漫一片绯红,眸里闪闪发光巴巴望着她眨呀眨,仿佛眨出星星来。白炽灯兀自刺眼,几颗孤独的尘埃在这样什么都不能遮挡的光线下渐行渐远,弥漫开小孩晶晶亮亮的示好意味,灼人的目光把周围本来低浅空气一下燃烧得熊熊。程潇那颗平静好多年的心突然津生些什么,不可自抑的疯狂躁动,耳尖也爬上恬人的粉红。开玩笑溜出门外,她茕茕间恍惚,小孩刚刚紧张又动容的模样倏然把她拉回初遇那个阳光漫烂的午后,是啊,他没变,还是那个可爱又乖巧的小孩。她泛出阵阵欣喜。程潇如黑蝴蝶的睫羽微微扇动,眼里意味不明,拼命掩下那一瞬间的悸动。


后来的排练程潇郁郁寡欢地发现悸动似乎有增无减。当看着小孩棱角分明干净安然的侧脸无声散发魅力的时候;当在高台上与小孩翩翩时他睫毛盛一点明灭光漾,好看的眼睛含情脉脉看着她的时候;当他坐在舞台那侧长椅跟着她轻轻悄悄哼唱突然勾起一抹蕴着占有欲和欢喜的邪笑的时候;当他在舞台上变身小狼狗,充满性 张力的嗓音与舞姿让她感慨小小年纪就满分禁欲,但下了舞台又一脸泯然乖乖跟在她后面总偷偷瞄自己的时候……太多太多的时分,甚至他似水的潺潺眼波都是直球的心脏狙击。程潇烦躁地想这个小屁孩怎么转眼就变得撩人如此,像一尾无助的鱼沉溺在茫茫暗色的情欲大海,挣扎无效。


程潇开始在无人的冗长的夜里思索对justin的情感。是喜欢吗?什么又是喜欢?她只察觉到跟小孩在一起她会无缘由心情喜悦,无缘由脸红心跳,无缘由迁就他一切。他笑得灿烂时她也心动着傻笑,他委屈时她心被揪起一角,只是希望他好。她不傻,感觉得到justin对她的好感,可她不确定自己动荡的心,难道就这样擦肩而过吗?难道注定情深缘浅吗?她总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心头一点点漫上不甘,伤感,可她也不想黄粱一梦撞南墙。罢了,早知如此,就早早扼杀那点萌动的所谓“喜欢”吧。不过一时心动。


终是熬到了结束,4月6日那天,她把一切星星碎碎的对小孩的存档归纳,总结,删除。彻彻底底,尽管不舍,可她别无他法。毕竟从开始就晓知没有结果。借着分离的舞台,她毫无顾忌让晶莹的泪划过细腻动人的脸颊。结束了。


她原以为是这样的。从今往后,忘掉那点矫情可笑的情感,开始日复一日以往的机械性的人生。


但一切就是发生的突如其来又措手不及。像一只想逃避纷扰世界的无助的蜗牛颤巍巍畏缩进自以为能抵挡一切的空壳,突然有人把壳连着皮肉残忍不留一丝余地血肉模糊地拽开,强迫你面对琳琅的红尘琐碎的情事。就在几个小孩录完快本的当夜,备注成“jjjustin”的联系人,突然发来一条微信。


“Girl,you are addicted to poppy.”





(在十二点之前赶完了……所以超级烂…真的抱歉!!迟来的一句中秋快乐,感谢大家,小小的支持也能给我莫大的鼓舞。感谢,真的感谢。今夜,你比月色动人。

上瘾.(一)


C1.
justin遇到过无数个各种各样的女孩,他自诩阅人无数,大多是只有那多看几眼就会腻味的淫艳皮囊罢了,没有一个值得他驻足。可程潇不同。她既可以风情万种满眼潋滟,颠倒众生,又能如阳光般熠熠生辉,灿烂得耀眼,还可以像一盈载满绵绵温意的湖水,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她的温柔。她的姣容和热辣的身材是上帝的鬼斧神工,但她的才华与性格更是让人瞩目。为什么她可以将一切美好融洽在一起,多一份则腻,少一分则淡。偏偏是能让人怦然心动,神魂颠倒的份量。年少轻狂桀骜不驯天地无畏的justin,却也为美人折腰。

明明灭灭,或许一切都是缘分。早在练习时期,justin就与程潇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的他还青涩得紧,懵懵懂懂屁事不知。那天的阳光恰恰的妙,淡淡暖暖却不粘人,就连玻璃上折射出的几朵暧昧色的光晕都让人心醉。justin在练习室里几支舞毕,搭着朱正廷的肩踏着稀碎的说笑正想去宿舍小憩,不想撞见一个姑娘。那姑娘真真标致,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的,偏偏一双眼睛怎么生的那么好看?瞳里褴褛河山千灯乍起,还若洒上了一片淡淡的烁光星尘。她的目光直直望过来,直直的对上justin的眼睛,正好直直地撞进justin的心里。砰咚砰咚,这是什么声音啊?justin烦躁地想,周围空气的温度倏尔上升,氤氲着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年暗生的热烈情愫。

程潇看着justin脸上飞上来的两朵红晕和耳尖蔓延的鲜艳,不禁嗤笑出声,望向了朱正笑意盈盈道:“好久不见啊正正。”朱正廷也调笑开口:“嗯哼,好久不见,又漂亮了哈。”程潇咧开嘴角:“少来。”继而望向朱正廷身旁的justin“这位是?”“啊,这是我兄弟……justin?justin!发什么愣啊你!”justin看着程潇的笑颜,竟是怎么也不肯应声。瞧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阳光把佳人的发畔耳梢装点得晶晶亮亮,她笑靥如花,怕是仙鬼见了也为之失神。春天似是也在悄然而至。或许世上千千万万的良辰美景也不及她眼底笑意的万分之一吧。justin简直快溺死在这缱绻笑意里,直到程潇歪了歪头微微蹙起秀气的眉头,justin才猛然回过神,脸爆红得快滴血,吞吞吐吐:“你,你好!我叫jjjustin!”朱正廷嫌弃地拍了拍他的脑袋“什么嘛,一见女生就脸红!”程潇笑意更深:“我知道啦,但是我今天赶时间,下次再见啦,jjjustin。”程潇开着玩笑和朱正廷点了点头便绕过justin走了,justin唯一感知到的就是他的鼻尖还围绕着程潇身上的香水味,甜蜜而不浓郁,不浅不深,但却刚刚好像致命毒药般一点一点蔓延进justin的心脏,侵蚀着他的理智。他吞了口口水,紧紧闭起眼回味着那抹倩影带给他的冲击,简直逼得人欲罢不能,生不如死。朱正廷看着justin这情窦初开的蠢模样,嘲笑道“呵,小屁孩。程潇啊,她的阅历与经验比你丰富了不知几万倍,想追她你只能回炉重造咯!”

程潇,程潇,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被justin翻来覆去食不知味地咀嚼了不知多少遍,她身上那缕香水味仿佛也是若有若无挥之不去。justin痛苦地想着,对一个光芒万丈不知比自己优秀了多少倍的人心动,简直是折磨。

C2.
所以当justin看到程潇以导师身份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不知道应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那个令他心心念念魂不守舍的人,那个在青春时候的难能可贵的悸动对象,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了。这么久了,justin脑子灵活,学的东西快,教他的人也多,经历了一些事,也变得机灵而圆滑了,人情世故他都明镜。他不再那么轻易地向任何人或是镜头毫无保留地露出自己的情绪。他看着程潇,还是那么动人心弦。曾在无数个被雨淋湿的灰暗午后,他总是拿出手机,盯着那个亮着光的小方块里明媚的她,心中涌出的酸涩竟是一股又一股,呼吸都有些难耐的疼。随着他对程潇的了解,从最初的悸动演变得愈来愈烈。他对程潇大概是一见钟情吧,千丝万缕的情丝又带着些尖利的刺慢慢缠紧了他的心。他嘴角漫出一抹嘲讽,这可笑的暗恋啊,什么时候才有个了结?

当他站在程潇面前,镇定自若,一遍又一遍催眠着自己早已不再对她动心了。可当她夸奖着自己,当他与她能将人灼伤的视线碰触缠绕到一起,justin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向她露出一个笑容,程潇竟也回报之以。
可恶啊。justin愤愤想着。她的笑为什么还是像当初一样那么勾人,那么甜?justin抚上自己咚咚咚跳的极快的胸膛,垂下埋着万千情绪的眸。

他只是尝到了这么一点点甜头。就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但时至今日他才恍然晓知,那点酸涩不过如苍狗般不值一提,他对她实在是喜欢,喜欢的程度深刻到自己都浑然不觉。她是他的春风,即使轻轻渡过也能给他带来温柔的悸动。只要和她站在一起,空气都是甜腻的缠绵的,让他渐渐沦陷,沉迷,上瘾。

(肯定没人看啦,无所畏惧